返回首页
生活时尚CURRENT AFFAIRS
生活时尚 / 正文
深化金融学研究与金融学科建设
读《曾康霖文集——基础与前沿》

  半个多世纪以来,曾康霖教授在辛勤教书育人的同时,始终潜心笃志于金融学科建设和金融理论与实践问题的研究,60余载的辛劳磨砺,成果斐然,建树颇丰。《曾康霖文集——基础与前沿》收录了他最近15年的研究成果,集中体现了其学术思想和观点。

  该书收录47篇学术论文和研究报告,这些文章完成于我国金融体系改革创新的快速发展阶段,也是国内学术界和实务界对许多相关问题热议不断,甚至不乏激烈争论的时期。这些问题和争论主要围绕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普惠金融的经济伦理本质、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的探讨、互联网金融、金融扶贫等展开。作为始终专注于金融领域和金融制度研究的学者,曾康霖积极投身于我国金融制度改革发展的浪潮中,严谨治学,以负责任态度和担当精神,对我国金融制度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困惑以及亟需解决的制度和政策难题进行了深入研讨,并从理论和实践层面提出了创新思路和路径选择。他始终坚持三个重点:与时俱进的基础理论研究、联系实际的前沿研究以及聚焦某个方面的深入研究。《曾康霖文集——基础与前沿》贯通和展示了这些思想和理念精粹,既有关于货币资本积累与现实资本积累、经济与金融的关系及制度安排的基础理论研究,又有对互联网金融、普惠金融理论与实践、金融扶贫以及改革完善金融监管体制的建议等前沿问题的探索,也包括他把每次学术演讲视作“一场动员大会”而精心准备的讲稿,以及一次次深入实践调研的总结感悟,同时还收录了他引领创建西南财大兼具特色与创新的金融学科体系的总体思路和多年实践的精彩演绎。总览全书,有三大优点:经典理论的传承与创新、研究的客观性以及学者的责任感。

  仍要注重基础理论研究

  曾康霖曾着重指出,现阶段仍要注重基础理论研究,基础理论有继承性,要在重视传统的基础上创新。

  曾康霖在书中强调了思想、理论、学说三者之间的关系,提出认知思想具有个性,理论具有普遍性,学说具有系统性;强调理论要探索,学说要传承。并指出理论来自实践,实践出真知,真知成为理论,理论高于实践、指导实践。曾康霖论述了现代金融与传统金融的分界线和标志,并指出现代金融被认同的时代背景和客观依据。他论述了货币流通和信用包含在金融中具备合理性的同时也具有局限性:局限性之一是缩小了融资主体,因为按经典作家的概括,货币资金只是存在于物质产品生产流通领域,如果这样,需要融资的主体,便只是工商企业;局限性之二是把金融的功能限于调剂货币资金的余缺,这与现实有很大的距离;局限性之三是淡化了市场的作用,特别是淡化了利息的作用。因此,曾康霖指出应从实际出发来定义金融,认为现代金融是以货币或货币索取权形式存在的资产的流通,强调金融是市场行为,是人们资产的变换,是以利息为尺度的权利与义务的承诺。

  曾康霖在书中提出了中国金融学科建设与西方现代金融学科的衔接和包容,并强调研究宏观金融要以微观金融为基础,研究微观金融要以宏观金融为导向。在“经济决定金融,金融反作用于经济”这一常规认识的基础上,根据国内实际的发展,与时俱进地提出:“金融与经济的关系相互渗透、相互融合,早已超越了传统金融对经济的从属性、被动性地位,呈现出独立发展的趋势。指出金融与经济的分离,是指金融自身的存在、活动、发展和演化并非以实体经济为依托,有其自身的特定形式和规律性。”作者运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商品交易的理论,诠释了用来“炒”的房地产经济为什么是虚拟经济。基于对中国实际的观察和思考,他还提出:国家资本结构与企业资本结构由于含义不同、考察的目标不同,二者不能简单地联系、类比。一国央行发行供给的货币和以本币发行的国债是否都视为国家股权,必须从货币的性质和供给机制开始考察。衡量一国最优资本结构应从评析国家主权资产负债表着手,其标准有两点:首先是一国的资本结构要与该国的金融系统的稳定性紧密联系起来评价;二是一国最优资本结构要求在避免国家破产的风险与避免增加通货膨胀的可能性这二者之间达到平衡。

  前沿研究要密切联系实际

  曾康霖在书中强调,对前沿问题的研究要紧密联系实际,同时要持续地集中地对某一个方面进行客观深入的调查研究,才能真正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站在学科前沿角度,他多次赴杭州等地调研互联网发展情况,着重对网络银行、互联网金融以及互联网的生存环境、功能定位和科学价值进行了多重考察与论证,不断深化了对互联网金融的认识。从而指出互联网金融既是一种连接技术,更是一种生活方式,互联网金融的社会基础是中产阶级的形成,核心领域是众筹,有效运作的基础是信息的真实透明。

  曾康霖关注弱势群体,研究“穷人的经济学”,对扶贫金融和普惠金融的研究,已逐步被人们接受,并得到社会各界赞誉。在国内,曾康霖在2004年首先提出扶贫金融的概念,在系统性研究的基础上,先后写出了“三论”扶贫性金融。他提出,按照扶贫金融的需求主体,我国的扶贫金融运作模式可以分为家庭运作模式、行业运作模式和地区运作模式。他多次倡导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发展扶贫性金融,完善包括扶贫性金融在内的金融体系架构。针对中央提出的精准扶贫问题,曾康霖在实地调研了云南富滇银行与孟加拉格莱珉银行共同设立的扶贫贷款项目后,分析指出商业银行在精准扶贫中可以发挥积极的作用,并认为精准扶贫需“以人为本”,扶贫要先扶志,需把传统救济式扶贫转向开发式扶贫。

  随着理论分析的深入和对实践认知的深化,曾康霖以“五论”普惠金融的方式,专注于推进普惠金融的研究。他首先回顾了普惠金融产生的历史背景和在中国的研究现状,提出普惠是普惠金融的伦理基础,普惠是对弱势群体的利益倾斜,普惠还体现为弱势群体内部的交叉互助,这种互助可以是完全均一、纯粹的,也可以是有差别、混合型的。其次,在制度层面,曾康霖认为普惠金融是普惠制度的金融化,在中国具有组织结构层次分明、运作机制点面结合的特征。新时代下,普惠金融的功能正在向着消除贫富差距、填补社会鸿沟,实现普惠平衡的方向发展。随着数字网络技术的普及,普惠金融发展呈现出旺盛的生命力,前景比较乐观。

  不断拓展研究范围与思路

  曾康霖教授作为我国金融学界德高望重的师长,无论是在国内金融学科建设的传承阶段、交融阶段,还是发展阶段,始终以高度社会责任感和工匠精神,不断拓展我国金融学科研究的范围和思路。他坚持倡导并秉承“科研要为教学服务”的理念,推崇“学科建设要与时俱进”,身体力行,长期深入一线调研,积极与同行和业界交流,几十年如一日,勤于笔耕,对金融理论、政策和实践三者之间互动发展静心思考、深度评析和研究。曾康霖在建言献策中坚持用客观事实和数据“讲大实话”,深度思考所得出的认知和政策主张,在实务部门和学术界产生了积极影响,彰显了中国知识分子“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爱国情怀和高度的社会责任感。

  《曾康霖文集——基础与前沿》既是曾康霖学术心路历程的客观展现,同时又从一个侧面刻画了中国金融制度与理论研究的发展历程,客观展示了他求真务实的专业精神和全面性的战略思维。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

2018世界杯手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