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职场文化CURRENT AFFAIRS
职场文化 / 正文
“她风景” “她智慧” “她力量”

  编者按 

  冰心在散文集《关于女人》后记中写道:“她既不是诗人笔下的天仙,也不是失恋人心中的魔鬼,她只是和我们一样的,有感情有理性的动物……不过她感觉得更锐敏,反应得更迅速,表现得也更活跃。”这些女性特有素质,在女代表、女委员们的履职中,表现得更为透彻。今年的“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又与全国两会相逢。女代表、女委员们,又在忙碌中度过节日。她们以女性特有的理性、敏锐、迅速、活跃、睿智、细腻,建诤言,献良策。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在这个美好时节,我们迎来第109个“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时值两会,女代表、女委员们,展现着亿万个“她”奋斗拼搏的风采。她们话语轻柔,建言献策亦掷地有声;她们谈笑风生,参政议政亦胸怀家国。她们在创造美丽人生的同时,也为社会进步贡献力量。聆听她们的故事, 能真切感知到温柔、平和而坚定、果敢的“她力量”。

  

  携手步入会场。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分行行长朱苏荣(左二)认真聆听政府工作报告。

  

  审议政府工作报告。

  

  全国政协委员、西安交通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财政系教授李香菊(左一)接受本报记者马梅若采访。

  

  审议政府工作报告。

  余秀芬:“联通大业”是软磨硬泡的结晶

  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的首场委员通道上,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六盘水市盘县淤泥乡岩博村党支部书记余秀芬,反答为问,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余秀芬仍兴奋不已地说:“第一次走委员通道,我好紧张!我是这些年来贵州第一个走上委员通道的,而且我第一次面对那么多记者。”但她看起来并不紧张,只是有些激动。她打破常规,在回答完问题后,还向身边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提问,啥时候能解决贵州偏远农村的网络覆盖问题?

  对于这个小细节,余秀芬也很得意,“我们互动这个片段,光在抖音上点击量就几百万呢!”

  实际上,这并不是余秀芬第一次关心“联通”问题。早在近20年前,她已经从修公路开始,逐渐构建岩博村与外界的联系。“那是2001年,我当上了村支书。当时岩博村水电不通,路也不通。那时候,我就想,得先把路修起来才能干后面的事” 。

  修路并非坦途。

  资金成为了第一个障碍。“没钱,我就拿之前自己做生意的钱先垫上。”在记者追问下,她表示,自己曾开过百货店、饭店、还给别人照相,攒了4万元。“挖沟、修挡土墙、买工具”,这笔钱就算是启动资金。

  更大的障碍是土地。修路要土地,但当时政府并没有政策。“谁也不愿意把自己家的地让出来”,余秀芬说,“路是修给全村的,但土地不会占用每一户人家的地,自然大家‘出地’时都往后缩”。这个问题余秀芬一个人无法解决,她从每每吃闭门羹,到找一些外出务工农户商量每家让出“几分土地”,最终拼凑成了一条路。“大家开始都很不理解,我只能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

  “那时候又穷,找金融机构贷款也不容易。他们怕风险,怕钱打了水漂”,余秀芬感慨。

  现在,岩博村已发生了巨变。而变化就始于那条路的建成。后来,为了村里通水电,余秀芬用到相关部门“堵门陈情”的办法,硬是“软磨硬泡”出了一笔资金和支持性政策;在村里需要发展产业时,她把修路时垫付的、以政府补偿形式还给她的“4万元”为基础资金,再加上各种能想到、能用到的民间融资,在岩博村发展起了林业、酒业、旅游业。

  余秀芬觉得这些还不够。“现在村里的基础道路、水电都差不多了,但在网络建设方面,污水、垃圾处理方面还需要改进、完善。如今,岩博村不用再为4万元犯难了。村里的产业发展起来了,银行也乐意支持我们了。接下来我想网络的问题得解决。贵州很多地方是山区,落差也比较大,很多地方4G网络信号还没完全覆盖,只有2G信号,基本的移动通信都不能保证。这次我就带着这些问题来,想和大家探讨探讨”,余秀芬又开始为新目标而努力。

  李恺:我没像他们说的“哭着喊着要回来”

  回望20年前,全国政协委员、甘肃凯凯农业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恺知道,当年做了一个艰难而冒险的决定:放弃事业单位工作,创办企业。

  1999年、西北地区、女性,这三个关键词,似乎怎么也与“创业”沾不上边。更何况,她本身还有份安稳工作。在回忆当时选择时,李恺说:“大家都说那不可能,她肯定做不好,她肯定就哭着喊着回单位来了。家人也不太高兴,都说你拿着铁饭碗,为啥要去种洋芋?”

  然而,这条没人看好的路走通了。从8个人的队伍、一间出租屋开始,李恺创办的凯凯农挂牌新三板,也在全国十几个省份建立了生产基地,而其种植的马铃薯销往全国。

  现在,被昵称为“洋芋妈妈”的李恺喜欢讲另一句话——我们这边就是有洋芋、土豆、马铃薯三大产业。

  在很多人眼里,洋芋、土豆、马铃薯,这三个词不过是一种东西的三个“名字”。但在李恺心里,这三个词代表了三个阶段——“洋芋”是农民自给自足时期的普通食物,不作为商品;“土豆”是农民自己生产、买卖的初级产品;而“马铃薯”则是有技术含量、能形成品牌的金蛋蛋——李恺介绍,“我们的技术人员做马铃薯脱毒后,形成了更优质品种,产量高了,也更适合向市场。再加上甘肃得天独厚的天然条件,我们这儿的马铃薯本来就比较‘沙’,这就是我们的致富‘薯’,是我们的金蛋蛋”。

  虽公司业务蒸蒸日上,但李恺仍有担心。“农业企业是周期性企业,我们有时候就在某个关键节骨眼上需要资金,过了那个时间就晚了。这个时候,银行要是把原先贷款收缩一下,那就是企业的灭顶之灾”。2018年秋天,在那个马铃薯成熟季,她就差点被难倒。“当时监管比较严,一些银行开始收缩贷款了,正赶上我们要收马铃薯,但没钱。很有可能就是,马铃薯烂在地里,我们也拿不到产品”。幸运的是,李恺的公司撑过了那个难关,又遇上了政策红利期:国家开始大力鼓励金融支持民企、小微企业。但她仍然紧张,“政策是有了,但要落实,要扩大范围,不仅要支持小微,也要支持农业企业、中小企业”。

  根据自身经历,李恺这次带来的提案就是“希望能出台无还本续贷政策以支持农业企业发展”。所谓“无还本续贷“,是为了解决企业的续贷时间差问题。根据银保监会规定,银行要提前审贷,减少、压降贷款的时间间隔,以此提高资金周转效率,同时也降低了这段时间内企业为了归还贷款而产生的“过桥”资金成本。目前,这个政策主要适用于符合一定条件的小微企业。

  “我们不怕给银行交利息,就怕青黄不接”,李恺说,“我建议,在监管政策允许范围内,出台支持中小企业,特别是农业企业‘无还本续贷’政策,不断扩大续贷范围,对于符合条件的中型企业、扶贫贷款、农户贷款等也纳入无还本续贷范围,研发针对性强的续贷产品,满足不同的中小企业需要”。

  以“绕指柔”做“艰难事”

  从修公路到联网路的余秀芬当然是精明强干的,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位一席深蓝色长裙、纠结于拍照时要不要取下“项链”的女委员,正是以女性的细腻、耐心,先磨村民“出地”修路,再磨政策支持,推动着岩博村从“水电路”三无的穷乡僻壤发展成今天能够辐射、带动周边村一起发展致富的“领头村”。

  而把洋芋、土豆、马铃薯做成事业的李恺,有着孤注一掷的勇气,也更不乏柔情。被昵称为“洋芋妈妈”的她,对这个最朴素的农产品投入了极大感情,“马铃薯就像我的孩子,它长得越好,喜欢它的人越多,我就越高兴。有人管我叫‘洋芋妈妈’,我喜欢这个称呼”。

  其实,余秀芬、李恺的故事,不过是440名十三届全国政协女性委员的缩影。在2100多名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女委员占比20.4%。与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的女委员相比,增加了41名,提高了2.6个百分点。这组看似枯燥的数字,不仅代表了政协、两会中更响亮的“她声音”,更代表了经济社会中更亮丽的“她风景”,更强劲的“她力量”。

  在70年前出版的一本书里,西蒙娜·德·波伏瓦曾这样说,“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而中国,已经有许多,并将有更多像余秀芬、李恺这样的女性,挣脱这种“不幸”。她们正以女性特有的温柔、坚持和母性,带动更多人,踏上艰苦却可靠的发展之路。

责任编辑:李昂

2018世界杯手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