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改善金融供给需优化金融机构体系

  “要研究引导僵尸金融机构退出及给出多种退出方式,包括兼并重组、破产重整等。”在日前举行的新闻通气会上,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新闻发言人肖远企直接点名“僵尸金融机构”并指出退出方式,语出惊人。

  僵尸金融机构是指那些“经济意义上的净资产已低于0,但仍然在政府支持下偿付债务并保持运营”的金融机构。这些金融机构属于机构体系当中的无效、低效供给,虽然拥有金融牌照资源,但由于早已资不抵债,丧失了自我发展能力。因此,僵尸金融机构虽未关闭,却无活力;虽然勉强经营,但却恢复无望,很难对实体经济提供有效和高效的金融支持,其存在是对金融牌照资源以及人力、土地和资本的浪费。

  银保监会官员为何要在当前“吹”这个“风”?

  除了在经济增速放缓压力下,一些金融机构资产恶化严重、风险外溢性加大、引起监管层关注外,更重要的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金融体系结构,已经刻不容缓。高层在讲话中明确指出,“我国金融业的市场结构、经营理念、创新能力、服务水平还不适应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诸多矛盾和问题仍然突出。我们要抓住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这个重点,推动金融业高质量发展。”

  当前,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小农户等嗷嗷待哺的微观经济主体,迫切需要打通金融“血脉”,让金融机构更有效、更高效地为实体经济服务。这是稳增长需要,也是防风险使然。

  如何才能打通金融“血脉”?肖远企给出的解决之道是,减少无效、低效金融供给,增加有效、高效金融供给;优化金融结构;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提升金融资源配置效率及畅通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这其中,增加有活力的金融机构数量,出清僵尸金融机构,是一项棘手工作。不过再棘手,也需直面解决,否则后患无穷。为此,一方面,监管层将研究“试点破产退出机制”,以引导僵尸金融机构退出市场;另一方面,不断增加更多法人治理完善、技术实力不俗、创新能力超前、服务能力较强、风险管控较好的中小银行特别是特色机构和专业机构数量,并通过对外开放,引进更多包括有专业特色的外资机构,以优化金融机构体系,改善金融供给。

  不过,不同于一般“僵尸企业”,僵尸金融机构涉及千家万户储户利益,如果处理不当,容易引发社会恐慌,诱发挤兑事件,成为区域金融风险爆发的导火索。尽管目前我国已实行存款保险制度,小额储户利益得到充分保护,但对僵尸金融机构实施“退出”,仍需小心求证,稳步推进。银保监会官员此次在吹风会上也明确表示,“个别机构可以试点破产退出机制,但主要还是采取兼并重组手段。”意思很明确,僵尸金融机构以“破产”方式退出市场的,只是“个别机构”,且仅仅是“试点”;更多僵尸金融机构的“退出手段”,仍是兼并重组。

  实际上,在我国一些地方,一些中小金融机构间的兼并重组一直没有停止过。这种兼并重组,或是地方政府主导,或是上级管理部门推动,或是按照市场规律自主选择。事实证明,兼并重组相比“破产”阵痛小,对广大储户没有心理冲击,市场表现平稳有序。让一些管理严格、文化先进、发展较快的“优等生”,兼并重组“差等生”,不仅化解了金融风险,也实现了这些金融机构异地扩张的需求,提升了其金融服务能力,可谓多赢之举。

  当然,一如肖远企所言,目前“僵尸金融机构退出及给出多种退出方式”尚处于研究阶段,且重在“引导”而非强制。说明监管层对这一问题的处置非常慎重。但不管怎样,由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新闻发言人在当前这个特殊时期吹出这股“风”,还是值得玩味、令人遐想。这也提醒相关僵尸金融机构,继续“僵而不死”越来越难。未来要么“破产”,要么兼并重组,浴火重生。无论走那条路,目的就一个,即优化金融机构体系,激发金融机构活力,让金融机构能更有效和更高效地服务实体经济。

  “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经济兴,金融兴;经济强,金融强。”金融的地位已被提高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高度。未来要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人民生活,改善金融供给,增加有效供给,让僵尸金融机构稳步退出是大势所趋。毫无疑问,只有不断优化金融机构体系,才能改变金融机构不适应经济高质量发展要求的状况,才能让金融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更高质量、更有效率的服务。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

2018世界杯手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