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9两会特别报道CURRENT AFFAIRS
2019两会特别报道 / 正文
【策划】聚焦存款保险 两会代表说

   全国人大代表王景武:

应尽快修订《存款保险条例》

  记者 官铭超 冯瑶

  尽快修订《存款保险条例》,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有序处置机制具有重要意义

  随着2015年5月《存款保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施行,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的法律框架已经基本形成。

  存款保险制度平稳实施3年来,在保护存款人权益、维护金融市场和公众对我国银行体系的信心、及时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存款保险风险处置功能尚未充分发挥,《条例》作为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风险处置的重要法规,在处置触发机制、处置权力、处置方式、处置工具、基金使用和后备融资等方面,仍有待进一步完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王景武说。

  为此,王景武建议近期尽快修订《条例》,以存款保险制度为核心,加快建立市场化、法治化的金融机构有序处置机制;要确立存款保险处置当局的法律地位,做实存款保险的早期纠正和风险处置功能,促进形成“非纠正即接管”的处置触发机制,完善市场化处置方式和工具,推动建立市场化、法治化的金融机构有序处置机制。

  做实早期纠正机制,确立规则式的处置触发机制。一是进一步丰富早期纠正措施,拟增加“限制分配红利或实施激励、限制股权投资或回购资本工具、限制资本性支出、停办高风险资产业务、限制增设新机构或开办新业务”等措施。二是设立触发指标和具体定量标准,明确“非纠正即接管”。即当投保机构资本充足率低于2%或者存在其他引发严重信用风险的情形时,立即触发处置程序。符合触发情形的投保机构,应当在90天内限期实施自救。一旦限期内自救不成功,相关部门及时启动接管程序,由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接管处置。

  确立存款保险处置当局地位,强化存款保险处置性权力和工具。一是增加存款保险实施经营中救助的处置方式。建议明确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可以使用基金对SIFIs实施注资,进一步丰富存款保险处置系统性风险的方式。二是进一步丰富风险处置工具箱。建议明确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既可以促成其他合格投保机构实施收购承接,也可以设立过桥金融机构、资产管理实体、特殊目的载体(SPV)等处置工具直接实施收购承接。三是明确使用存款保险基金处置系统性风险的例外条款。建议在《条例》中明确,使用存款保险基金处置系统性风险应当考虑整体风险和损失最小化,可以遵循系统性风险处置例外条款的规定,即基金使用成本可以超过存款偿付的成本,但这种方式只能用于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风险处置。

  增加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豁免条款。根据《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的有关规定,建议明确我国存款保险基金可以用于促成投保机构重组和处置系统性风险,并增加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TLAC资本计提豁免条款。当我国G-SIBs符合可处置性评估相关要求时,就可以按照TLAC的相关标准,豁免相应资本计提要求。

责任编辑:余嘉欣

2018世界杯手机投注